?
吉安網站建設

春節檔消失了,影視行業還能翻身嗎?

2020-03-04


春節檔消失了,影視行業還能翻身嗎?

來源:億歐

作者

沒人能想到,陪伴中國人二十幾年的春節檔會以這種形式“謝幕”。

1997年《甲方乙方》之后,春節檔電影伴隨著幾乎每個中國人的新年。最近幾年票房表現尤其好,從2016年的30.85億元增至2019年58.59億元,四年間增長了約一倍。?

但增長勢頭在2020年戛然而止。1月23日,7部賀歲片集體宣布撤檔,擇期再映。?

各大線上票務平臺隨之公布退票細則,所有撤檔影片均可無條件全額退款,線下院線自1月24日起全部暫停營業。

春節檔對于院線來說至關重要。根據貓眼數據,2019年、2018年、2017年春節檔票房收入分別為58.59億元、57.70億元、34.20億元,分別占到這三年國產電影總票房的14.2%、15.2%、11.4%,足見其重要性。

2016-2019春節檔電影總票房統計情況.png

各大院線公司最近兩年業績本就不佳,春節檔正是與其命運攸關的“救命藥”,但到2月初,已經有院線開始批發轉賣快到保質期的各種食品。

院線公司原本指望2020年春節檔打一個漂亮的翻身仗,如今卻不得不面臨停擺,前途多舛。這也就不難理解,為何徐崢賣出版權給字節跳動,會掀起行業一片聲討。

影視公司需要繼續在寒冬里煎熬,去思考觀眾究竟愿意在熒幕上欣賞到哪些電影;院線需要思考的是,行業到底經歷了什么,才使得自己的經營出現如此下滑;而對觀眾而言,需要靜靜的等待疫情結束。

行業全面停擺,更需要我們駐足,去復盤過往的變遷,思考未來的發展。

撤檔+停擺,雪上又加霜

疫情的蔓延,不僅使春節檔票房打了水漂,還直接影響了上游制作端。

1月25日開始,橫店影視城、象山影視城等多家影視基地相繼閉園,全部劇組的拍攝活動停止,轄區內拍攝場景悉數關閉,包括了拍攝基地、外景拍攝基地和攝影棚等。

直接停機影響巨大,首當其沖的就是檔期節奏全部亂套。

“扛得起票房的Cast(演員),他們檔期是很滿的。如果這部戲延遲開機,意味著就必須壓縮拍攝時間,而如果不能開機,那可能Cast的這段檔期可能就用不了了,就會影響這個項目整個的一切后續規劃?!笔⒕凹纬芍鞴芎匣锶送鯐暂x向億歐透露。?

王曉輝介紹,制作方協調藝人檔期情況復雜,往往需要付出很大代價,“重新安排、溝通交流,分人分項目分情況,有的能延檔期有的不能延,還要看藝人下一步戲是什么,各種情況都會存在,這個過程有時會付出高昂成本?!蓖鯐暂x告訴億歐。

劇組人員工資照發,租金照付,以及未知的“藝人成本”,讓影視公司早已捉襟見肘的現金流更加困窘?!坝耙暪镜默F金流本就緊張,項目款不能夠按時回收,就會影響到新影視項目的制作?!?/p>

王曉輝口中的“寒冬期”,是整個行業目前的寫照。對于觀眾來說,則是曾經熟悉的明星逐漸淡出熒幕,莫名“過氣”。

2020年1月22日,迪麗熱巴主演的電視劇《三生三世枕上書》在騰訊視頻獨播,而她上一部播出電視劇,則是2018年6月的《一千零一夜》,時隔一年半。

一年的時間只播出了一部作品,迪麗熱巴在2019年8月的一檔綜藝中道出了原因,這位當紅明星說自己已經八個月沒有拍戲了。

而在2013年到2017年,迪麗熱巴4年無休,拍了20多部影視作品。

此一時,彼一時。英諾天使基金合伙人王晟回憶,2018年影視行業就開始進入“寒冬期”,“最早2017年底,或者說2018年開頭之后就全面下行了?!?/p>

導致迪麗熱巴無戲可拍的“罪魁禍首”,是2017年開始的一系列“限薪令”。

2017年9月22日,中國電視劇制作產業協會頒布了《關于電視劇網絡劇制作成本配置比例的意見》:影視劇的全部演員的總片酬不超過制作總成本的40%,其中主要演員不超過總片酬的 70%。

一年后,2018年6月27日,中宣部、文旅部、國稅總局、廣電總局、國家電影局五部門聯合下發通知,落實一年前頒布的意見。?

從“限薪令”開始,密集利空政策輪番出臺,沖擊著影視行業。

“2018年開始查偷漏稅、規范票補、內容審查、終止企業IPO、不能上市運作……這個行業其實已經受到了很大的沖擊?!蓖鯐暂x回憶說。

2018年6月初,影星范冰冰被曝出4天6000萬元天價片酬,影視圈“大小合同”、“陰陽合同”等偷漏稅潛規則,“影視大鱷”被查了個底朝天。

2018年10月2日,國家稅務總局《關于進一步規范影視行業稅收秩序有關工作的通知》,規定影視行業要自查自糾,有偷漏稅情形的企業需要補繳自2016年以來兩年的稅款,若拒不糾正將依法被嚴肅處理。?

查偷漏稅、補繳稅款對于曾經游走在灰色地帶的影視公司,直接意味著成本增加。

“2018年之前,部分影視公司本身,表面上的流水都是正常的,但核心業務有一些灰色地帶,尤其是一些演員自己的工作室,收入有不規范等問題。查偷漏稅導致這些企業盈利能力降低,影響了投融資?!?/p>

不過在王曉輝看來,過去的影視行業的發展并不健康,政策糾偏有助于規范市場,只是長達兩年的持續調控,讓行業有些吃不消。

虛假繁榮已逝,但消費端潛力仍在

?“2018年之前,行業里有很多不規范的地方,包括偷漏稅、票補、偷票房、鎖場,其中有很多的暗箱操作?!蓖鯐暂x告訴億歐。

?偷票房就是典型暗箱操作,手法繁多,頗具花樣。

其中之一就是線下影院與影視公司串謀,播放A電影的場次,影院給觀眾B電影的票,將票房從A電影轉移至B電影。

有時,線下影院還可以更隱晦,將票房侵吞。

影院把已經作廢的電影票或者手寫票當作入場憑證,不做線上記錄,這筆本應該屬于票房的收入就會被轉移到影院;還可以只打影廳號,不打片名,將票款轉移到影院?;蛘吒纱鄡商紫到y出票,將記賬系統和報賬系統分開,實現偷票房。

偷票房的行徑屢有曝光,2015年,就曝出當年幾部“火爆”的電影以偷換票、手寫票的方式被偷票房。

顯然,這種行為抹殺了好作品和差作品的差異,傷害了優秀影視劇創作者的積極性。

“政府做一些規范舉動也是有必要的,不然這個行業按以前的不良的那種發展下去,遲早有一天自己把自己搞死!”王曉輝對此批評到。

2017年3月1日,《電影產業促進法》正式生效,規定不得虛報或瞞報票房收入,在一些情況下,針對違規者的罰款可以高達違法收入的五倍。同年3月,全國326家電影院因“偷票房”而被處以巨額罰單。

除了偷票房,還有另一種制片方作弊的方式——鎖場。

所謂“制片方鎖場”,就是制片方自行買票房,而實際上則是根本沒觀眾的“幽靈場”,這不僅可以人為制造高票房的假象,還可以防止因電影口碑不佳而被院線下線、換片,可謂一箭雙雕。?

用鎖場的方式維持虛假繁榮,實則助長行業泡沫,有的制片方用融資的錢買票房。動用一些資金,提前把一些場次用幾張票就鎖掉,導致影視公司排片的時候,被動地提高不受歡迎影片的排片率。

“以前《葉問3》的時候,就是用融資的資金反過來去買假票房。這些事情其實很多,這種營銷的手段和方法,長久下去是不可取的方式?!蓖鯐暂x向億歐透露。

不僅是“鎖場”,票補同樣也是在人為制造虛假繁榮,制片方給線上售票平臺補貼,讓消費者以更低的價格觀影,據王晟介紹,票補政策對票房的助推十分明顯,“票補政策過去至少會影響10個點的票房”。

2015年開始,各部委連發文件,整治“幽靈場”、規范票補,新出臺的政策不僅僅是規范了不公平的市場環境,還戳破了過去虛假繁榮的泡沫。

密集政策直接的影響,讓影視行業受到了較大的沖擊。2018年,整個行業的經營數據都很難看。?

行業老大哥華誼兄弟2018年虧損9.86億,受范冰冰事件牽連的唐德影視,2018年凈利潤為-5.64億,同比下降393%;ST中南、華錄百納和印紀傳媒凈利潤均虧損超過20億元 ,華錄百納更是巨虧33.69億元。

行業困境到了2019年依然沒有緩解,華誼兄弟“跌跌不休”,現金流明顯出現問題,連續發了股權質押及解押、申請銀行貸款展期、為銀行綜合授信提供補充擔保等公告,總市值跌破百億。

而在巔峰時期,華誼兄弟的市值是800億。

除了華誼兄弟,新文化、鼎龍文化、ST中南、長城影視、當代東方、歡瑞世紀、唐德影視皆為預計虧損,而且預虧金額大的驚人,多的竟然超過40億。

影視公司2019業績報告.jpg

這是影視公司的陣痛期,不過,王曉輝認為陣痛期就快要度過了。

“過了這段陣痛期,光明還是會來臨的,因為人均GDP已經超過一萬美元,中國人對精神內容、文化內容的消費,是有剛需的?!彼龑|歐說道。

王晟也同樣看好消費端的潛力,“消費端的市場是非常好的,所以這是我們的信心的來源?!?/p>

兩位投資人所言非虛,即使行業仍處寒冬,但票房卻顯示消費端依然強勁,2018年票房就超過600億,而2019年行業普遍哀嚎時,票房仍增長到了641億。

而那些盈利的影視公司,就是摸準了消費端。

新世代改變大熒幕

2019年影視業寒冬,在一系列預計虧損的公司中,光線傳媒顯得鶴立雞群,考慮了資產減值準備后,2019年預計凈利潤9.0億元—11.5億元。貢獻最大的,當屬獨家主控的爆款,總票房49.34億的《哪吒》。

翻開2019年票房成績單,優質國產影視內容的規律十分明顯,《哪吒》之后分別是46.18億《流浪地球》、31.03億《我和我的祖國》、28.76億《中國機長》、21.83億《瘋狂的外星人》。

其中一個規律,這些電影展現的是主旋律、正能量,內容要么表現積極向上,要么展示家國情懷。

而這些的對立面,就是當紅的流量明星、大IP失靈。與此同時,曾經橫掃國內本土票房的進口大片開始遇冷。

上映前呼聲很高的《決戰中途島》和《終結者:黑暗命運》票房高開低走,分別只有2.5億和3.5億人民幣,李安攜手威爾史密斯的《雙子殺手》也只取得了2億多的票房。進口片市場僅?!稄吐?》一枝獨秀。

王晟認為,這是影視行業轉向內容驅動的標志,“影視行業從過去的投資驅動轉向成了內容驅動,大概三四年前,所有票房比較好的項目,基本上都是靠大IP,大Cast和大宣發賺錢,只要保證了這三點,就不會虧錢,票房就不錯,但這幾年情況完全不同了 ?!?/p>

他認為這些變化與觀眾的審美成熟直接相關,“之所以能變成內容驅動,是因為觀眾變得更具有審美力了,更關注內容本身的好與壞。只要好的內容,哪怕是低成本制作的內容,也能夠取得非常大的收益,這是影視行業非常明顯的一個變化?!?/p>

雖然春節檔撤檔,但預售票房顯露端倪。

集體撤檔前,《唐人街探案3》以2.56億元預售票房位居榜首,領先第二名《囧媽》(5001萬)、第三名《姜子牙》(4965萬)超過兩億。

王曉輝向億歐解讀說,這與新生代電影觀眾密不可分,新生代的觀眾的審美要求、藝術水平要求已經明顯提升。

“以前一個純搞笑的春節檔的電影,就很能夠喚起觀眾買票的欲望了,但是現在除了搞笑,還需要更多更深層次的東西,比方說價值觀,故事的新穎性,對智商和文化的要求?!短铺?》的預售能夠好過《囧媽》,其實是《唐探3》的故事更有層次,敘事更加緊湊?!?/p>

新生代的人群,還有另一個特征,那就是生長于經濟高速發展階段的他們,更加愛國、有民族自豪感。?

在零點研究咨詢集團進行的“90后中國青年調查”中,79%的受訪者認為中國是一個強大的國家,93%的受訪者覺得“作為一個中國人很自豪”,81%的受訪者表示“寧愿居住在中國而不是其他國家”。

王曉輝認為,正是他們使《哪吒》、《流浪地球》、《戰狼2》成為爆款。

除了內容本身的創新,兩位投資人都關注到了新技術的投入應用,這改變了內容形式與營銷方式。

“創新還是在不停地發生,去年開始行業就高度關注互動影游,比如騰訊推出的《隱形守護者》,就是比較代表性的互動影游項目,幾個月時間產生超過一個億的收入,2019年的銷量是140萬?!蓖蹶上騼|歐介紹。

所謂“互動影游”,就是將影視和游戲結合起來,“看上去更像一個游戲,但實際從內容上看更像一個影視?!?/p>

每一輪的科技推動,都能讓文化產業更上一個層次,可以讓文化內容從制作到發行到最后變現都有新變化。李安的《雙子殺手》就是其中的表現之一,他第一次將120Hz刷新率的影片呈現給觀眾。

在觀眾感受不到的地方,新技術已經在影視行業應用許久。王曉輝對此非常關注,并參與了相關投資。

“我們投資的春秋時代,上映《空天獵》的時候,對大數據的采集分析就很成熟了。根據影片類型,預判適合的觀眾,在他們常訪問的渠道,投放相關廣告,投放一些票補。針對已經觀影的人,分析他們的購票行為、購票時間,實時調整電影排片策略,調整后續的口碑營銷策略?!蓖鯐暂x向億歐透露。

不僅如此,王曉輝向億歐分享了她剛剛投資的文化科技項目——超高清視頻(北京)制作技術協同中心,“這家公司的股東有京東方、富士康、聯想,這些大企業都是他的股東。要做8K的視頻內容,從前端的攝像頭中間的編解碼,一直到后端的成像裝置屏,都會有巨大的變化,所以這一輪的技術,5G+8K+VR、AR會對這個行業帶來新機會,我們會著重尋找擁有這些潛力的公司?!?/p>

2018年3月21日,中共中央印發《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》,將廣電總局的電影管理職責劃入中宣部,中宣部對外加掛國家電影局牌子,至此,管理電影工作的政府部門發生了改變。

王晟向億歐透露,部門職能的變更給影視公司增加了成本,“既然組織體制都變了,那么肯定會影響到內容的審核流程、審核方法和審核標準,所以影視公司需要時間來消化新的組織結構?!?/p>

電視劇備案數同比減少.jpg

過審的劇的確變少了,2019年影視行業全年備案劇集905部3440集,較2018年分別下滑22.2%和24.8%。

內容審查變得更加嚴格,并且不透明,王曉輝看到,目前關于文化、影視內容的審查相對趨嚴,前一段時間非正劇的歷史古裝題材不容易播出,就是這個原因,“監管層想要對內容導向給一些引導,但引導又沒有明文的規定?!?

高度不確定的政策直接加劇了風險,沒有過審,不能上的電視劇都被擱置,很多投資人的投資受損。?

“這是強政策驅動的賽道,在沒有明顯看到政策拐點出現的情況下,影視行業投資是沒有意義的,因為不可能拿幾百萬幾千萬的錢去跟政策博弈?!?王晟的看法與王曉輝不謀而合。

最新動態

?
我們與您攜手共進
什么软件唱歌最赚钱的 捕鱼游戏中心下载 黄大仙救世报 网上棋牌平台排行 股票在线咨询 澳门开码网址 大唐娱乐棋牌游戏 短线炒股平台 25选5彩票开奖号码 新上海麻将小游戏 今天a股上证指数